华奥星空 | 体总网 | 中国奥委会

[访谈实录]奥运赛艇女子四人双桨冠军做客华奥

2008-08-18 21:22:00 http://www.olympic.cn/  来源:华奥星空

  春妮:观众朋友大家好,现在您正在收看的是我们和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,华奥星空以及搜狐联合制作的共同为您带来的《冠军面对面》,我是春妮。

  孙宇:大家好,我是孙宇。应该说中国队的水上项目并不是我们的长项,但是就在昨天四个美丽的天鹅给我们带来了惊喜。

  春妮:当我们看到这四位姑娘在最后时刻实现了大逆转的时候,真的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心情,什么样的动作来庆祝了,她们给我们带来了四个金灿灿的金牌。

  孙宇:意外之喜,接下来的时间有请四个美丽的姑娘和她们的总教练周琦年,有请!

  春妮:她们的个儿怎么那么高,你们的个儿多高。

  张杨杨:一米八五,

  奚爱华:一米八二,

  金紫薇:一米八三,

  唐宾:一米八二。

  孙宇:跟模特比个儿也不丢人,还行吧,请坐。

  春妮:我们只能坐着聊,站着不行了,我们首先问一下,为什么赛艇要那么高个儿的,教练吧,选苗子的时候为什么要选那么高个儿的?

  周琦年:幅度大。

  孙宇:周教练,您面前有一个大的蛋糕,这个大的蛋糕是给谁吃的呢?

  张杨杨:给教练,教练的生日,教练今天的生日。

  孙宇:一会儿聊完四个美丽姑娘故事以后再吃。

  春妮:今天真的是双喜临门,四个姑娘得到的金牌是给教练最好的生日礼物了,昨天我看他们比赛的时候,真的在那一刻,最后的时刻我们是跳起来了,我是在办公室看的,绝对没有想到。

  孙宇:我们的编导把当时各位各种各样兴奋的表情,都得拍下来了。

  春妮:真的是最美的画面,再来回顾一下,看一看。

  孙宇:当国歌响起的时候,四位都面带笑容,非常的幸福,今天这四个人排的顺序跟昨天在艇上的位置是一样的吗?

  春妮:一样的,也是杨因打头炮,刚才我看画面的时候,看了一下她们,她们也是第一次看这样的画面,眼睛都湿了,昨天激动的,我看奚爱华激动了,爱华是最先哭的。

  奚爱华:对。

  孙宇:刚才各位的表情不尽然,奏国歌之前有的人感觉特兴奋及有的用手捂着自己的脸,先从杨杨说起,你当时是怎么回事,还记得当时自己的表情吗,哭了还是笑了?

  张杨杨:刚开始是笑,后来反应过来了,我拿了金牌了,不可思议,然后就哭了。

  春妮:杨杨刚开始她不知道怎么办,一会儿打浆,拍拍水,一会儿抱着那个女孩儿。

  孙宇:当时爱华是什么感觉?

  奚爱华:冲过终点的一刹那感觉跟做梦一样,过一会儿反应过来以后,感觉好激动,就哭了。

  金紫薇:当时也是特别激动,我们四个人做到了,为中国赛艇事业实现了这个梦想,当时特别特别的激动,特别的高兴。

  孙宇:都记不住自己什么表情了?

  金紫薇:我一直在笑。

  唐宾:挺激动的,不知道当时什么表情。

  孙宇:内心最为复杂和表情最丰富的是咱们的周教练,周教练您当时怎么样?

  周琦年:我当时在举自行车,我骑着自行车到终点的时候,我八字形车举到头上了,在那儿晃自行车。

  春妮:您这一路跟着一块儿骑。

  周琦年:对。

  孙宇:说到这个地儿,当时我看直播的时候,我不知道岸边骑自行车的是干什么的。

  春妮:我们说是不是裁判呀,在那儿看是不是撞线。

  孙宇:我们打赌,是普通的观众,我以为是自行车的比赛跟赛艇的比赛同时进行呢,不是这样的。

  周琦年:都是教练。

  孙宇:为什么不用摩托车?

  周琦年:不安全。

  孙宇:为什么不开着赛艇在她们旁边?我不理解的是,岸边和河岸隔的那么远,您在岸边骑怎么跟她们交流呢?

  周琦年:教练和运动员基本,最多是精神上的鼓励,如果有指导语的话就违反规定了,最多就是加油,就是鼓劲。

  孙宇:让四个姑娘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的身影就有劲了,下回给您一个建议,帽子上插一点显著的东西,看得更明白。

  周琦年:裁判规则是这样,我们在边上骑,作为教练本身,也发现不了,像昨天这样的比赛就听不见,后一千米人山人海,我们的声音跟他们根本没法比。

  春妮:这四位选手听不到,但是冲过终点线那一嗓子喊得真的很痛快,在这之前的赛艇比赛比的并不是尽如人意,这四位姑娘是最后获得出线权的一支队伍了。

  孙宇:周琦年在赛艇队当教练已经有三十多年的生涯了,当国家队的教练已经超过了二十年了,赛艇运动的风风雨雨,中国的风风雨雨您门清,您简单的跟我们回顾一下这次比赛前的一些压力,不顺利的情况?

  周琦年:我带国家队是1978年,30年前,我带的是男子轻量级的两个项目,到丹麦参加世界锦标赛,一眨眼就30年了,带奥运会第一次是88年,有20年了,我们在88年的时候,项目进步的很快,一下就拿了银牌了。

  春妮:这之后赛艇队没有奖牌入帐了,尤其是前两届奥运会了?

  周琦年:96年有,92年有一个铜牌,96年有一个铜牌,一直就这么憋着,始终是没有牌子,想突破,但是突破的梦一下憋了20年。

  春妮:在这之前,这四位姑娘上场之前您那时候是什么心情?

  周琦年:田靓和李勤她们两个实力也很好,但是她们太顺了,从07年到今年,世界杯,世界锦标赛从来没有失过手,也没有对手,没有精彩的画面,一条艇在前面划,后面跟着几条艇。

  孙宇:为什么会?

  周琦年:作为赛艇人来说,奥运会拿金牌这已经是成为每一个赛艇人觉得非常慎重的一个,沉重的责任,就因为这个责任,这些年轻队员他们背负太多的东西,我也是比赛完了觉得很懵,后来听他们说了以后,为什么我们开始就没想得这么透呢,我们只觉得平时的时候,赛前要注意心理上的问题,不要给他们过多的压力,实际上运动员扛起了这个压力,这就是80后年轻人民族的希望。

  春妮:四位姑娘,你们赛前对自己的期望值是什么,你们想到冲金了吗?

  金紫薇:想过。

  春妮:想象过站在领奖台上的一刻。

  奚爱华:也想过。

  春妮:你们此前最好成绩是什么?

  奚爱华:去年世界锦标赛第三,今年世界杯冠军。

  孙宇:每个人走到今天,最后获得了这枚金牌真的不容易。

  春妮:而且这枚金牌最后上演了大逆转,这样的一幕我们还是跟她们好好回顾一下。

  孙宇:稍事休息,一会儿回来!

  孙宇:大家好,欢迎您继续收看《冠军面对面》,今天在我们演播室讲述的是四个小天鹅,还有她们的金牌教练为我们带来的金牌故事。

  春妮:刚才看到她们拿着金镶玉看的时候,是不是已经抚摸过很多遍了,今天四个人都是戴着来的,给我们展示一下,比赛之前我做过一期节目,专门介绍金镶玉的奖牌,戴在她们的胸前才赋予它特殊的意义。

  孙宇:今天幸亏来的是北京台,要是崔永元,肯定每个都拿着挂在自己身上,挂四块。

  春妮:尤其是看到最后的画面,基本上是最后50米才有明显的优势,真的可以用不可思议和神勇来形容你们,我知道你们四个人里面有一个是领浆手,领浆手是谁?

  张杨杨:还有200米的时候,我意识到跟英国队已经差不多了,而且是相持的情况。

  春妮:你根本看不见他们。

  张杨杨:还有200米的时候,心里就想着拼了。

  孙宇:领浆手是非常重要的位置,我们事前得到消息,杨杨在比赛前的两个月才上这条船,周教练,这很悬呀,她跟这三位两个月怎么磨合的,而且她年龄最小,她怎么能坐到这么重要的位置上?

  周琦年:一个新队员,但是我们看到了她身上的潜质,她很有心情,领浆的时候也特别的有节奏,节奏感很好,再就是她的身高优势,划浆我们也看到了她们比赛的场面,英国队上面也有一个一米九零左右的运动员,身高高了以后,你的划浆的幅度就大,每次做出的划距就长,这是我们训练的核心问题,她的身高可以把后面的几个高个儿都充分的表现出来。

  孙宇:我们也知道这是一个集体的项目,四个人的配合您难道很放心吗?

  周琦年:因为在一起训练,杨杨进队已经有三年了,都是在一起练的。

  孙宇:并不陌生。

  周琦年:一个是不陌生,再一个杨杨也在今年的世界杯上和另外一个,也是小队员两个人在第二站世界杯打了一个双人双浆的第三名。

  孙宇:有很强的实力。

  周琦年:我们已经看到了她的潜质。

  孙宇:我们问一下另外几位队友,你们知道落后的时候,还有最后一点点的距离了,你们当时都是什么心态。

  春妮:你们余光知道自己是落后还是领先了吗?

  张杨杨:都能看到。

  孙宇:落后的情况下急不急,第一个你快点?

  奚爱华:没有,我是坐在她后边的,以稳她为主,我给她送力,以稳她为主,整个全程我没有喊什么,就是跟着她的节奏,跟好她,给她推好力。最后250米的时候,我在后边喊了四、五嗓子,杨杨加上,我们后边几个人配合的也特别好,从那个地方,我们一起加的。

  孙宇:金紫薇那时候喊了吗?

  金紫薇:喊了,我喊的挺欢的,就是喊加,加油这样鼓励的话。

  孙宇:你们三个人的声音都传到了杨杨的耳朵里,跟过电似的,我觉得杨杨就剩两个字了,拼了。

  春妮:当时是由你先发力,由她自己领头羊的位置。昨天我看到她们夺冠之后,采访了水上中心的主任,主任对杨杨两个字的评价,第一个字是完,第二个字是美,合起来是完美。

  孙宇:这个评价相当高了,在教练的眼中是不是也是这两个字?

  周琦年:也是这样,如果我们当时没有,十分的把握不敢往上换,杨杨换上去必须要比原来的艇有所进步,我们跟英国人打了两年,我们胜的少,他胜的多,要改变一下我们自己,才有可能赢他。

  春妮:比赛之前压力大吗,以前跟他们交手,我们是败多,胜少,压力大吗?

  金紫薇:不大,我们以前输他的时候多一些,但是我们赢他的时候也有,觉得我们也有希望,我们领先的时候赢过他,落后的时候反超过他,我觉得他们并不可怕,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强大。

  孙宇:更重要的是以前都在他们的河沟上比,这回上自己家了,是不是这个意思,应该说赛艇运动对于各国的观众朋友来说相对陌生,赛艇运动在中国并不是特别的普及,各位在训练的时候是怎么训练的,能跟我们简单的说一下吗?从杨杨开始,你们怎么训练,我听说一个消息,说赛艇训练很枯燥,水泥墩,下面就是水,没有船,先在那上面训练,是这么训练吗?

  春妮:我更正一下,他不是听说,他谦虚了,他以前是皮滑艇运动员,坐水泥墩上的就是他。

  孙宇:最早的时候,很枯燥。

  春妮:他退役的时候,他也没上过皮滑艇。

  孙宇:什么呀,给带沟里了,杨杨是这么枯燥吗?你们怎么训练?

  张杨杨:也不是,我们一般在路上,临下水之前可以玩个游戏了,调动一下神经。

  孙宇:教练都玩什么游戏?我那个太枯燥了,要不然到了我也没拿着奥运金牌,擦肩而过,什么游戏?

  周琦年:主要是准备活动,拉伸的准备活动,热热身。

  孙宇:您说的这么平常,姑娘们一听挺好玩的,游戏,游戏有快感,您具体数数。

  春妮:我们让队员说。

  唐宾:有时候玩贴人,就是两个人一对,转一圈,围一圈。

  春妮:这是练什么呢?

  金紫薇:大家动员起来,跑起来,玩,追。

  春妮:可是你们平时在赛艇上不能跑,只能坐着。

  孙宇:我就不信了,训练是这么好玩的事,要是这样的话,大家都当冠军了,我想问一下是不是训练特别苦,把四个美丽的小天鹅练哭了的时候?

  奚爱华:有,最可怕的就是测动仪。

  孙宇:这是什么东西?

  奚爱华:这是划船的训练器,模拟船练每一浆的功率,它是死的,不使劲功率达不到。

  孙宇:我听说一个美丽的故事,四个小天鹅里面有一个人,每次用测动仪测的时候成绩很差,一到水上就飞起来了,跟测动仪完全不一样,好象姓唐。

  春妮:怎么回事?

  唐宾:我很怕那个机器。

  春妮:为什么呢?

  唐宾:我感觉拉不动它,它不听我。

  孙宇: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就觉得这个应该改一改,这么好的选手测不出来,是不是把好选手,让周教练挑选起来很困难,怎么挑选呀,亏得周教练还行,没被它蒙蔽住,除了这个还有什么让你们掉眼泪的,哭的训练项目。

  奚爱华:有一次我们在高原上训练,那次我记忆特别深,我们划八双,为了增加我们的拉浆速度划八双,划出去的时候风平浪静出去了,回来的时候浪特别大,可以从我头上盖过来,特别特别大,当时把我们的船,我们船水全满了,船就沉下去了,我们从水底下爬到摩托艇上,教练把我们拉回去了。船沉的时候,很多人就感觉特恐怖,不由自主的哭了起来,特别特别冷,而且还下雪。

  孙宇:我教你一个方法,下次再出湖面的时候,带块滑板,遇到这种情况来的时候,上滑板上飞走。不过说起冬天,对于水上运动来说,冬天是非常艰苦的。

  春妮:你们也是冬训,冬训都到南方去,可是南方也很冷,都到哪儿去训练。

  金紫薇:这两年我们去的是高原,增加训练难度。

  春妮:这一次比赛距离是两千米,平常你们训练量的话,是按公里来计算的吗?

  金紫薇:最多一堂课要划三十多公里。

  春妮:也没有哭鼻子?

  金紫薇:没有。

  春妮:都能坚持下来,因为他们是水上项目,水是动的,有柔韧度的,所以你们训练的时候,是不是还要坐在软垫上,气垫上。

  金紫薇:是木头的,很硬的,屁股会很痛。

  孙宇:我看周教练是一个,怎么说呢,看起来很慈祥的老人,尽带姑娘们去高原,让她们坐的屁股疼,冬天大浪把自己打湿,周教练始终这么笑呵呵的,你们拿他也没什么办法,应该说姑娘们都非常爱美,她们去训练日照都是非常充足的,更别说高原了,教练该说了,现在西方都流行晒黑,我们的姑娘们不用晒了,姑娘们这样会越来越漂亮,尽去偏远的地方,风吹日晒也是磨炼了她们的品质,我不知道姑娘们对于她们的黑皮肤怎么说?

  奚爱华:黑的健康。

  张杨杨:时尚。

  唐宾:挺好。

  金紫薇:我不黑,比他们都白。

  春妮:你们平时训练的时候,认为最苦的,最不能接受的是什么?

  金紫薇:当我们很努力的去划,但是成绩并不理想,教练又在骂我们,觉得我们划得不好,不理想,是为我们好,那时候觉得挺委屈的。

  春妮:这么慈祥的人会骂人吗?

  金紫薇:狠着呢。

  孙宇:接下来的时间让我们进入中兴3G手机的互动时间,我们看看网友对四位小姑娘都有什么问题,有一个网友是这么说的,赛艇挺小的,这么窄,会不会翻船,你们有这样的经历吗,刚才已经说了,会翻船的,这么职业。

  张杨杨:四个人不会翻,单人艇会翻。

  周琦年:主要是靠浆来平衡的,一个人有时候一个浆出去了,就有可能翻,四个人有八个浆,一般不会。

  春妮:这个艇我还是很好奇,这有什么讲究吗?

  孙宇:包括材质,形状。

  周琦年:讲究大了,整个线型,材料,材料主要是跟它的重量有关系,跟它的刚性有关系,你又要刚性好,又要质量轻,就要有复合材料,器材还是比较高科技的,都是碳素纤维的。

  孙宇:这个可以理解,就跟一个骑手的一匹良驹,马要是不好,怎么跑得快呢,您挑船肯定是伯乐,这个船好,那个不行。

  周琦年:器材和浆的选择很重要。

  春妮:所以我们也都是高科技的配备。

  孙宇:我们看网友的第二个问题,水上中心的比赛场地怎么样,在主场比赛的感觉爽吗,和以往比过的比赛场地有什么不同?

  唐宾:热血沸腾,很多自己家乡父老给我们加油,而且在冲刺那一刹那,真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  金紫薇:别的场地都是别人的声音,听不懂,可能是为我们加油呐喊,也为我们庆祝,听不懂,这儿呢,包括我们做准备活动,跑过去的时候都是为我们加油的,特别特别的兴奋。

  春妮:前面1800米都是落后的,是战术安排吗?

  周琦年:这倒不是,应该说我们从能力上,或者是速度上,一出发都有一个当时是,不是你所预料的,有的人觉得我一开始就要拼命玩命,有的人是缓着一下,都不一样,英国队一般出发会领先我们,我大概在一百多米,二百米的时候,我感到心里比较踏实,我觉得这一场肯定就赢了,杨杨的浆率很低,低英国人两到三浆,后面举自行车这种激动,跟这个有关系。

  孙宇:周教练自始至终都是笑咪咪的,四个小天鹅用自己的浆在水面上跳出了美丽的舞蹈,我们的编导也专门给四个小天鹅画了一个漫画,我们看一下。每人都挂着一块儿金牌,每个人的嘴都长的这么大,笑咪咪的,每个人认领一下。

  春妮:金紫薇太像了。

  金紫薇:嘴这么大。

  奚爱华:嘴最大,体型最胖的是我。

  孙宇:漫画画的挺好的,就是金紫薇的白没画好,为了让四个小天鹅留个纪念。

  春妮:一人一份。

  孙宇:周教练非常抱歉,没有把您高大的形象画在里面。

  春妮:没关系,周教练有蛋糕。

  孙宇:接下来请四位小天鹅一起到签名墙去,

  春妮:平常谁是领头人?

  张杨杨:我们都很民主。

  春妮:还有一个听说在赛前看恐怖片的是谁呀?

  唐宾:我。

  孙宇:每个人把你最喜欢的手按上去,使劲的按上去,给我们留下深深的手印,周教练,您帮她们,因为她们自己的骨关节有时候可能使不上劲。好了,见过冠军的手印,没见过一次按这么多的,把每个人自己的名字签上。

  春妮:我们看一下爱华的手,有手泡,那么明显,每个人都把茧按在了手模上,这是我们看到茧最大的手印。

  周琦年:项目的特点。

  春妮:我能摸一下你的手吗唐宾,真的是硬硬的,厚厚的,看着她们的手觉得怪心疼的,漂漂亮亮的姑娘,手伸出来是这样的。

  孙宇:接下来的时间,我们过一个特殊的生日,要给老帅哥周教练过他55周岁的生日,我们一起切蛋糕。

  春妮:我们一起唱个生日快乐歌,杨杨你爱唱歌,你来起头。

  孙宇:我们来切蛋糕,四位这么美丽的姑娘,我们现在一起唱生日歌,杨杨起头!一般都是怎么庆祝,刚才我们不是都说好了吗,太少了,再来一点。

  春妮:教练今天的形象是最光辉的,最甜蜜的,我们这才叫甜蜜的笑容。

  孙宇:您怎么抹都那么帅。

  春妮:今天谢谢四位,谢谢周教练,谢谢!

(责任编辑: 幽影 )

我要评论 条评论,查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