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奥星空 | 体总网 | 中国奥委会

没有讲完的故事——5000例兴奋剂检查 6例阳性

2008-08-25 17:23:00 http://www.olympic.cn/  来源:新华网

  新华网北京8月25日奥运专电(记者马向菲)8月24日,北京奥运会大幕轰然落下,宣告完美结束。5000例兴奋剂检查,6例阳性,这就是北京奥运会兴奋剂检测的全部?其实,这只是故事的一部分。

  其实故事还没有完

  目前,国际奥委会控制下的奥运会兴奋剂检测共揪出6名违规者,他们分别是乌克兰男子举重选手拉佐廖诺夫、被剥夺北京奥运会女子七项全能银牌的乌克兰人布隆斯卡、西班牙女子自行车手莫里诺、被剥夺银牌和铜牌的朝鲜男子射击选手金正洙、越南女子体操选手杜施彦尚以及希腊的女子400米栏卫冕冠军哈尔基亚。

  但北京奥运会兴奋剂检测的故事还没有完。

  8月24日是北京奥运会兴奋剂检测的截止日期,在这一天,依然会有许多选手参加检查。根据实验室兴奋剂检测24小时出阴性报告、48小时出阳性报告、促红细胞生成素(EPO)检测72小时出报告的常规,所有北京奥运会兴奋剂检测结果至少在奥运会结束3天后才能知道。

  因此,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并未在奥运会闭幕当天评价反兴奋剂工作,因为他也在等待最终的结果。

  “我们至少要到星期三才能有最后的数字,但我已经可以说,这届奥运会的兴奋剂事件少了许多,”这位比利时人说。

  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前,罗格曾经按照纯数学的方法推算,既然悉尼奥运会进行大约2500例检查出现12例阳性,雅典奥运会3600例检查出现26例阳性,那么北京奥运会不少于4500例检查,阳性数字应该在30到40例。

  但现在的结果出乎所有人预料。在兴奋剂滥用已成公开秘密的今天,北京奥运会超过5000例检查目前只抓出6个阳性。无论如何,罗格很高兴看到自己的“预言”没有成真。

  望来路

  国际奥委会新闻发言人戴维斯在北京奥运会期间至少说了三次:“国际奥委会打击兴奋剂是动真格的,我们决心把不守规矩的人清除出去。”

  国际奥委会的确动了真格。从1999年国际奥委会主持成立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开始,国际奥委会向体育界滥用兴奋剂打响了全面战争。为了保证北京奥运会的纯洁性,国际奥委会“打击兴奋剂”的喊声响彻全世界。他们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一道,将各个政府、国际体育单项协会以及各个国家和地区奥委会团结起来,形成合力,努力堵死违规者的每一条后路。这些努力,显然起了效果。

  “大家不要忘记,在奥运会开幕前,有39名运动员被查出使用了兴奋剂。这是我们与各国际体育单项协会和各国家奥委会合作的结果,他们尽可能多地检查,把这些人挡在中国的土地之外,”罗格说。

  这39名运动员并未无名小辈,他们中很多人获得了奥运会的参赛资格,其中不乏冠军的热门人选。这些兴奋剂事件还十分惊人,动辄全队被查处,全部失去参赛资格,比如保加利亚举重队、希腊举重队,还有7名俄罗斯女子田径高手……这些事件之后,有关组织还将继续展开是否集体用药的调查。

  从7月27日奥运村开村后,运动员们发现,他们接受的药检简直太频繁了。一位俄罗斯举重运动员抱怨,兴奋剂检查人员甚至会在一大早去敲她的门。牙买加男子短跑明星鲍威尔只获得100米第五名,赛前他不高兴地说,兴奋剂检查打乱他的训练计划。

  这次奥运会兴奋剂检测创下了奥运历史的多个第一:检查数量第一,最终数字可能超过5000例;赛前检查最多,达到2652例;检查范围最广,个人项目前5名外加两名随机抽取的运动员都要接受检查;运动员第一次被要求报告自己在奥运会期间的行踪信息。另外,从今年7月开始,如果某位违规运动员受到禁赛6个月以上的处罚,就不许参加下届奥运会。

  实际上,国际奥委会准备随时拒绝有过兴奋剂劣迹的运动员加入奥运大家庭,无论他们是何时违规的。悉尼女子100米亚军塔努在雅典奥运会前伪造了一起车祸,以逃避药检;虽然这位希腊名将已在2006年就获得“自由”,并取得北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,但国际奥委会依然拒绝她来北京。

  最有震慑力的措施是,国际奥委会将把北京奥运会的所有检测样品保存8年。即使有些违禁药物现在无法查出,一旦更先进的检测方法问世,这些样品可以随时被复查。

  “我认为,措施起了威慑作用,”罗格说。

  看未来

  创奥运历史的菲尔普斯是不是靠兴奋剂才拿到8块游泳金牌?“闪电”博尔特吃了什么变成100米和200米短跑项目的霸主?这些问题在奥运会期间被记者们反复问及。

  体育的信誉受到了兴奋剂的玷污,即使没有发现阳性结果,人们还是在不停质疑他们所看到的一切。

  打击兴奋剂的工作漫长而艰难,远远不是奥运会这几周时间能够涵盖的,也无法靠国际奥委会一家之力。滥用兴奋剂已成为体育界的普遍现象,而且参与新型兴奋剂研究的实验室科技水平很高,打击兴奋剂需要大量人力、物力的投入,在检查数量、质量、处罚、法律、科学研究上都必须跟上步伐。

  如果仅有国际奥委会的督促和指导,没有众多方面的共同努力,那么反兴奋剂规定也只是一纸空文。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在加强科学研究的同时,负责协调政府、单项体育组织、各国家和地区奥委会和反兴奋剂机构,后者才是真正执行的力量。

  国际举联在奥运会前花费了65万美元进行检查,国际田联不但检查,而且及时公布结果,赢得公众的好评。

  各国家和地区奥委会也不遗余力参与到反兴奋剂工作中。中国承诺要当“干净”的东道主,今年上半年,仅仅针对可能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就进行了5000多次药检,高危项目和著名运动员受检次数更加频繁。奥运会前,中国对两名违规的国家队选手施以终身禁赛的严厉处罚,显示打击兴奋剂的坚定决心。到目前为止,中国代表团639名运动员都保持着本届奥运会上兴奋剂“零”的记录。而上届雅典奥运会,中国队也是“干干净净”地凯旋。

  全世界也认识到,检查和处罚无法彻底遏止兴奋剂泛滥,提高所有人对兴奋剂危害的认识,自觉抵制才是终极目标。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总干事豪曼说,许多运动员有时不知道自己使用了兴奋剂,他们很少会质疑教练给他们吃了什么东西。“他们很少会质疑那些他们信赖而又年长的人,”他说。奥运会期间,奥运村中有一个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学习点,通过游戏的方式,教育运动员自觉抵制兴奋剂。

  国家体育总局科教司司长蒋志学也说,反兴奋剂教育是重要的法宝,只有让所有人都明白其中的厉害,学习相关的知识,他们才有能力和有意识抵制兴奋剂。

  令人欣喜的是,反对使用兴奋剂已经开始成为体育界乃至全世界的共识。

  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主席弗雷德里克斯说,他相信99%的运动员都是干净的,但有些人依然试图作弊,所以他们要在反兴奋剂上继续努力。“那些作弊的人不但在欺骗自己,也在欺骗和他们同场竞技、诚实比赛的对手,”他说。

  越来越多的运动员开始明白,使用兴奋剂不但会毁了自己,也会毁掉体育,这促使他们积极加入到反兴奋剂的斗争中来。

  获得男子单人皮艇500米银牌的加拿大运动员范库沃尔登说:“我经常接受药检,所以不希望发现我的对手没有这样做。谁来检查我都行,因为我是清白的,我遵守规矩。我珍惜体育的纯洁,因为兴奋剂会毁掉体育赖以生存的根基。”

  在过去,使用兴奋剂几乎成为一种“时尚”,但现在,使用兴奋剂越来越受到唾弃,更多的人站出来,骄傲地表明自己的清白,展示心中的坦荡,让那些生活在兴奋剂阴影中的人无地自容。

  女子山地车金牌得主、德国选手扎施皮茨说:“站在领奖台上,我真的很想举个标语,上面写着‘没有兴奋剂,一样可能’!”

(责任编辑: 无缘 )

我要评论 条评论,查看评论